財間行者

一般而言,總統大選後,總統會在兩院共同開會當天發表演說。如果是在總統任期內,或成功連任的總統計,就算是正規的國情咨文:即總統向國民彙報現時美國的情況,以及本年將會做甚麼。如果是新任總統,雖然未算正式的國情咨文,但仍有國情咨文的含義。 而發表的時間,近十幾廿年一般都在一二月,由兩院安排一次全體會議,讓總統到兩院發表。由於涉及該年的施政方向,加上這些年有電視和網絡直播,可以看到在座議員對總統施政方向的即場反應,是以對未來哪些法案較易通過,哪些可能要多翻修訂,哪些乾脆慳翻啖氣,具有一定指標作用。何況,由於是各議員的表態,所以往往都會用誇張的表情和動作「表演」給其選民看,頗具娛樂性之餘,甚至可觀察到黨內不同派系的分岐。對判斷政策方向和實行也有幫助。 有意思的是,拜登上任至今,其向兩會全體會議的演說,至今仍沒訂下日期。本文在2月25日寫的,以此觀之,2月肯定來不及了。3月初也不見得能舉行。事關當USA Today記者於2月24日的fact-check:2月11日問起眾議院議長Pelosi關於總統國情咨文的時間表時,Pelosi的答覆是:現時先專注通過Covid-19的緊急財政撥款法案,過了以後再說。(https://www.usatoday.com/story/news/factcheck/2021/02/24/fact-check-state-union-has-no-annual-requirement-deadline/4575682001/ )

大觀速寫(21) — 國情咨文:千呼萬喚不出來?
大觀速寫(21) — 國情咨文:千呼萬喚不出來?
https://en.wikipedia.org/wiki/February_2021_Joe_Biden_speech_to_joint_session_of_Congress

一般而言,總統大選後,總統會在兩院共同開會當天發表演說。如果是在總統任期內,或成功連任的總統計,就算是正規的國情咨文:即總統向國民彙報現時美國的情況,以及本年將會做甚麼。如果是新任總統,雖然未算正式的國情咨文,但仍有國情咨文的含義。

而發表的時間,近十幾廿年一般都在一二月,由兩院安排一次全體會議,讓總統到兩院發表。由於涉及該年的施政方向,加上這些年有電視和網絡直播,可以看到在座議員對總統施政方向的即場反應,是以對未來哪些法案較易通過,哪些可能要多翻修訂,哪些乾脆慳翻啖氣,具有一定指標作用。何況,由於是各議員的表態,所以往往都會用誇張的表情和動作「表演」給其選民看,頗具娛樂性之餘,甚至可觀察到黨內不同派系的分岐。對判斷政策方向和實行也有幫助。

有意思的是,拜登上任至今,其向兩會全體會議的演說,至今仍沒訂下日期。本文在2月25日寫的,以此觀之,2月肯定來不及了。3月初也不見得能舉行。事關當USA Today記者於2月24日的fact-check:2月11日問起眾議院議長Pelosi關於總統國情咨文的時間表時,Pelosi的答覆是:現時先專注通過Covid-19的緊急財政撥款法案,過了以後再說。(https://www.usatoday.com/story/news/factcheck/2021/02/24/fact-check-state-union-has-no-annual-requirement-deadline/4575682001/

驟耳一聽,好像很有道理,但仔細一想,又不然。

每年總統的預算案都須在2月的第一個星期一前遞交給國會審議。而歷年的總統的國情咨文,有早過也有遲過此日期 — 更別說這只是遞交日期。須知遞交後要交給國會審議,而眾議院的撥款委員會只是訂明最遲不能晚過2月25日前收到各委員會的review,和參議院的預算委員會不遲於4月1日前拿出他們版本的決議案。這還未計最終通過一致版本的預算案的時間。

簡言之,到底過不過到最終版本的預算案/撥款法案,和總統甚麼時候向兩院發表演說,係沒有必然的先後關係。不少在任總統在遞了預算案/撥款法案給兩院後,在最終版本未落實前已經發表演說,高民望會演說的更是早點發表,以期通過選民倒給壓力給國會去盡早並盡量少修改下通過,以大展拳腳。

再不然像2009年金融海嘯時那種緊急情況下,兩院快速運作通過救市法案,讓Obama在2009年2月27日下發表演說,以安眾心。

可是如今兩院在當前經濟形勢和地緣格局都高度緊張下,還要先讓Trump Impeachment bill先塞了兩週的車,然後到現在仍然在扯皮中,甚至也不給機會Biden去演說以爭取民意,或至少安定人心,和穩定市場(近日市場在財長和Fed chair不同的方向下動盪中)。加上在12月已經過了那5000幾頁的Appropriation Act早已大致定好直至2021年9月前該洗甚麼錢,這不啻把拜登的施政框得死死的。他發表State of the Union時,兩院大局已定,他只不過是走過場,議會也是做show和試民意,為下一些的議案鋪設民意基礎。所以幾時發表也無所謂了。

Well,如果把美國總統當成中國古代皇帝,並以年號紀之,那麼,今年不是「拜登元年」,而是貨真價實的「共和元年」了。

【財間行者】

作者電郵:

dtwchan@yahoo.com

--

--

in the courtesy of BBC

拜登終於得到Trump的「正式確認」做總統了。雖然是在國會山悲劇事件之後,Trump失掉形勢,變成箭在絃上,不得不發矣。

事後譴責暴力行為,跟騷亂份子割席,調查事件等等,都是正常和必須要做之事。把Trump一起譴責,考慮到他當初召集群眾來施壓,亦未及時讓其冷靜,控制事態發展,也不能說沒有最終的責任。搭枱戲要彈劾Trump,亦頗正常。

不過,要求Pence去啟動程序用amendment 25th去扔Trump落台,乃至話要跟軍方首長討論防止Trump「因神經失常而發動核武攻擊」的可能性等,就頗為over了。尤其考慮到,實際上整個選舉關於舞弊、主流傳媒報導偏頗,乃至Joe Biden始終沒為自己是否involve到其子「獵人」的「business」作clear-cut的澄清,當時FBI又唔查等等的背景,Trump supporters不服氣而會有過激行為,根本就意料之內。

而在如此民氣下尚要不斷向Trump進攻,就算現在可借勢壓住那些人,可是只會蘊釀將來更大的衝突,甚至亦會影響下屆的國會選舉。到底民主黨,尤其資深如Pelosi的,在想甚麼?

當然係政治。

我覺得,追殺Trump,其實亦係拉緊民意,不過係民主黨中較希望在liberal之餘仍有security and stability的中間偏左,及共和黨中講law and order,但對好似環保、LGBT、abortion等沒有那麼死硬,中間偏右的人的票。

中間偏左的固然不喜Trump的做法、形象,和方向,卻同樣討厭BLM和ANTIFA這類極端份子 — 畢竟這類中間偏左不少是通過教育和努力換取社會地位之上升,既要平權也要安定。所以,當時亦因那些暴亂,令到原本未必很擁護Trump的,也可能含淚投了Trump一票,或不投Trump但投GOP的議員一票,或乾脆兩不相幫。

中間偏右的就更不用說,這些中產,雖然保守,但畢竟生在現代,住在城市,有體面職業/生意,也有見識的一群,既不會盲目反對環保或平權(更講究「怎麼做」),更不會盲撐任何暴力。於是乎,將Trump拿來當沙包,逼住共和黨割席,等於要GOP主流跟tea party movement中較極端的割席。借此亦可減弱GOP保守派近年來的氣勢。甚至引起對方內鬨。

但再深入點想:既然Biden已勝,國會兩院亦落入民主黨之手,已超原本預期,那還有甚麼好憂慮,要做到咁盡呢?

--

--

大觀速寫(19)- 點解中國政府對阿里集團接連出狠手?
大觀速寫(19)- 點解中國政府對阿里集團接連出狠手?
Ant Group被查

當然唔係因為馬雲態度不佳。

佢對政府態度不佳,不是一日半日之事,是經年累月了。要整,早就可以整了。犯不著在能夠為中國企業收集海量美元(除了第一筆,還有之後的恆常roll-over發債)的時刻,臨時「下架」,既吸不了美元,又令市場失望,徒增加大錢對其他中國公司IPO的戒心。

是因為阿里和螞蟻真的很壟斷?中國國內有壟斷力的企業,各行各業多的是。何況,儘管企業有民企地企國企等之分,但是只要規模足夠大,影響夠深,黨就必然在不同層次增強影響力,乃至乾脆直接控制。就算阿里和螞蟻本身,黨也是有一定的控制。或者可以用派閥之分去解釋,然而等上了市後才去對付不是更好?

那麼是否因為中央要加強控制,將之變成國企,一方面防止馬雲及其小集團可威脅國家,另一方面將其錢盡收中央手中?

是,也不是。防止坐大是一貫治國方針,沒啥希奇。至於說只為收錢,未免小瞧了黨。

遠比錢重要的,是阿里和螞蟻的數據。而且,重點還不是一般估計的國安用途(畢竟國內鏡頭遍布,加上海量apps,要監控已經頗為容易。再說,國安有需要的話,一張warrant,在陸外企也不能不交出數據,況陸企乎),而是各種生活數據和與之配合的Algo和AI

這些big data,algo,和AI配合起來,以計劃經濟眼光看,就能知道市民生活的各種需求在不同時期不同場合的probabilistic distribution。再向上順著供應鏈查看,就大約能知道不同時間不同場合各種大宗商品的需求和供應。對於中國必須入口,而且原本是由現在不友善的國家入口的,就要找替代品,重組供應鏈,並以舉國體制跟相關的國家進行談判,以期得到好價錢和好條件。

此外,像阿里 + 螞蟻,另一端也掌握著和物流相關的資金流(乃至微金融流)的資訊。若在海外資金和信貸來陸受阻,又或者全球持續衰退,外貿疲弱,必須依賴內需(內循環?)的情況下,就可能需要各種送錢送貸款送優惠的方法給予消費者,以期消費者能持續消費。而如果通過這些掌握著相當lots of idling cash的類金融機構兼實貨買賣平台去執行上述的政策,就等於不用央行泵錢也能夠直接QE到消費者甚至是小商號手中。又由於有big data + algo + AI得出分析結果,政策投放將更精準和動態。理論上能兼有市場和計劃經濟的優點。

另外,這些公司都是海外或至少香港上市的公司,也就能夠通過銀行的貸款和發債向全球集資,而且是外匯。之後用這些加上idling cash當抵押,就能夠通過自己的國營銀行系統再槓桿上去,就能夠在貌似有足夠的儲備下定向增發人民幣並投放入內循環和大宗商品/必須進口貨品的外循環中。國營銀行就不用獨力承擔政策風險。

所以,目標絕不止在阿里-螞蟻系,還有騰訊系、百度系、京東系,甚至美團,都要加入全面控制的名單,然後再加上國家擁有的銀聯,甚至再跟海外的credit card franchisers及e-commerce/social media platform去購買一定的數據,理論上,the circle is completed。實際操作上,data mitigation係問題(事關格式不完全統一)。不過,上頭有死命令,那麼多少也會有成果的。

另一更大的問題,整個stunt的主旨,其實是在中國政府、央行,和四大國有銀行都迴避直接增加信貸所帶來的資產通脹和負債比率(和壞賬率)的上脹下,讓黨督民辦的機構行政策之事。這些機構既要執行政策,又同時要面對海外更嚴格的audit,更要實行「利潤被回饋社會」的要求,卻不能得到國家機構任何在後面的支持(因為國家要規避風險),最後各figure head還要承擔所有的責任。難怪這些人或明或暗都怨聲載道兼消極配合,甚至陽奉陰違了

再誇張少少幻想,興許有資金可能欲通過上市大規模脫身。而政府不知從何渠道在last minute知道了,就唯有按下emergency stop。之後再好好整頓,以期能執行國家舉國保內抗外的「策略」。誠如此,阿里系就算一時三刻貌似沒事,在整個行業計,好戲尚陸續有來 — 尤其外國也可能有些夾傷夾死中國tech giants的措施。

財間行者

作者電郵:dtwchan@yahoo.com

FB public page:https://www.facebook.com/macandmic/?ref=bookmarks

--

--

capital hill…

個人認為,雖然never says never,但機會的確不大

先別說現在還有一大堆合法的工具:再次上聯邦最高院、1月6日兩院確認選舉程序、乃至各州議會和州政府之間的訴訟等等;就算假設1月20日拜登真的做總統了,法律戰仍可繼續,甚至會因為Trump已不再有總統的權力,傳媒反而未必敢再打壓和封殺一個已成「前總統」的普通美國公民的言論自由,令Trump的各種說法至少有點報導。更不用說,也因為總統位置塵埃落定,以美國政治一向要制衡總統的傳統,對Hunter Biden的調查反而會認真進行。若一個唔該,發現拜登有任何瀆職失德,凳都未坐得暖,就可能要被彈賅落台。

換言之,以兩黨對總統行政權的爭奪看,制度上的設計已經令兩黨及其支持者有多種方式和維度搏奕。而且就算winner,其實亦不見得takes all。但挺而走險,強行用非法乃至暴力手段去改變或維持結果,除了少數極端的群落,不見得會得到市民支持,亦不符合美國的反mob politics的底層邏輯,結果分分鐘loses everything。不值得

再何況,美國的權力核心又不止在總統。國會兩院和最高法院都能影響美國的政策走向。

--

--

圖0:全球能源種類2020

環保人仕一般都為Trump落敗歡呼:一個連全球氣候變化的scientific fact都deny的粗人,一個為了搖擺石油州的就業(和選票)的政客,一個敢退出Paris Accord的人類公敵,終於不能在2021年1月20日之後再「為禍地球」了。而繼任者Biden係Obama年代的副總統,會延續Obama年代的環保政策,全力用潔淨能源,鼓勵電動車,減少碳排放的。

真的這樣美好嗎?請看圖一:美國化石能源佔總能源消耗的%。

--

--

看看圖一:

如圖示,有以下的啟示:

1. 10y(T-TIPS) 快速上升,星期五達1.92%,債券市場預期通脹率會快速攀升,短期的通脹率很快回到2%以上。長期的,根據經驗,尚須時間。一般都要短期的上到2.1–2.2%並維持一段時間。不過,過往此經驗發生時,孳息曲線趨向扁平,即非常favor買風險資產。現時孳息曲線趨向陡峭,趨向favor短炒資產。

2. 10y-2y同步上升。如果留意埋短息如3個月國債快速下跌,孳息曲線實際上係以2年債息率作重心變陡,即孳息曲線斜度其實更斜,長期和短期風險差增加,只是因未大於通脹,故此仍然favor「落場短炒」。

3. 於是stock領先到一定price,金始終追翻一點上來。如果睇埋其他index/gold的比率,最堅的仍然係美股,其他的仍然落後。

4. 再考慮到copper/gold and oil/gold跟預期通脹率10y(T-TIPS)同步,copper和oil尚有點上升空間。不過,兩者亦快碰到較強的阻力區。金則開始進入支持區而有點反彈,但調整亦應未完。

5. 如此單炒指數沒甚意思。無論短期還是中期都係個股;債券亦然。都會是強弱互見。短期睇圖,中期嘛,最好仍然以能在產業上有近乎獨市的公司(e.g. LMT,TSM, etc),或產業鏈橫向計係cartel,縱向計則坐在難以替代的位置(e.g. SNPS,CDNS,GOOG,AAPL, etc),或不大受經濟週期影響的產業(e.g. WMT,AMZN,ADM, etc)。

再看看圖二:

--

--

Russia helicopter的殘骸

Russia打輸了。

What?Russia有打仗咩?當然有,Armenia — Azerbaijan的衝突中,不但亞美尼亞在有和俄國的聯防條約下仍然打輸,而且俄國軍機在戰場上遭阿塞拜疆擊落後,俄國非但並無任何報復舉動,還是是旦旦逼亞美尼亞把納卡地區交給阿塞拜疆就簽和約了。這哪裡是一個強國模樣?

為甚麼會這樣?多得Covid-19唔少。

--

--

NYC…

拜登99%當選了,其支持者歡呼,氣氛猶如過節。同時,估計政、媒、商、學不少人亦或明或暗舉杯慶祝:總算送走了bad boy,也給他的die-hard followers一個教訓:憑你們這幫鄉愿,也想挑戰我們的控制?美國的價值觀是由我們精英壟斷的。你們可在我們提供的options內挑選,卻不能推翻一切

--

--

寫文時未知結果,出文edit時則知Biden暨傳媒宣佈當選,則看Trump的lawsuit battle將如何,雖然小弟唔睇好,原因係共和黨已經得到其「勝利」,準備2022的國會選舉,將另文討論

剛剛一週美股在總統大選的uncertainty下連續四日上升,到最後一日用十字星做終結。在選舉結果unknown、疫情轉壞,經濟的復甦開始減速下,居然還能上升,如果說沒有機構和大孖沙的manipulation,好似唔係好講得過去。

其實,可以講,剛剛呢四日的上升,大莊終於可以由老散手中重新奪回steering。此何謂也?

看圖一和二,用最多老散有興趣的NASDAQ,及最保守的Dow Jones的日線圖。自2至3月急跌殺了莊家一個措手不及,係咁fire sale,以致到那時依賴robinhood和etoro等copy-trading的platform的散戶,在得到helicopter money後,搏命買上,居然倒過來令到更謹慎更有章法的professionals要去高追,造成至6月的第一次高峰。

--

--

財間行者

財間行者

自得其樂的買賣人、吹水怪、聆聽師、煲書佬,增肥成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