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觀速寫(16) — 點解中國響口話入CPTPP?

當然唔係為左真係加入 — 真係加入到係bonus,唔係target。

對中國來說,當下最重要有之事,就係防止美國全面跟中國de-coupling,並影響美國一力走re-engagement路線。原因亦極為簡單:畢竟美國係中國最大的貿易夥伴,最大的外匯來源,最大的機構投資來源,最受中國留學生歡迎的留學地區,科技轉移一大重要來源。這些直接得益之大,已經足以令中國的發展不致停滯。

而且更重要的係:美國還能夠輻射影響力到其餘四眼、歐盟、日韓台、以色列等先進地區,甚至在東南亞、中東和拉美也有影響力。美國一肯engage,其餘國家更無顧忌,或更無奈,or both,都會加深和中國的經貿乃至更深的往來。如此中國就能一如以往,吸取全球的$源、資訊、知識、人材,和天然資源,發展自己的產業和擴大市場,八旗子弟亦當然能夠得益並以效忠為回報。Laymen亦能有hope,就不會作反。如此統治集團就能夠「長治」矣

所以Trump搞de-coupling,係打中要害。更甚者,Trump一改以往美國致力當盟主以主導多邊秩序的做法,用美國優先,睇餸食飯搞合適的雙邊關係,或者如撞球盤,先搞掂幾個核心關係(如美國 — 以色列及美國 — 沙地阿拉伯),然後就接埋核心,就自然推郁其他關係(以色列跟沙地阿拉伯的靚講掂數建交)。這樣避免背一大堆無謂包袱,亦避免admit到不想合作的member。將事情簡單化。

等等,咁美國就將國際組織拱手相讓了?咁美國豈不是不再在全球有話事權?咁其美元霸權和經濟不就會崩潰麼?

呢處問一個很簡單的問題:到底係有實力,所以才做大佬;還是因為做大佬,所以才有實力?

美國優先派認為是有實力才做大佬,而全球化派則認為是做了大佬才有實力。

也就是說,以美國優先派的眼光看,只要美國能維持自己本土的科技、工業、能源、軍事,和金融的相對領先優勢,製造充足的就業,市民有足夠的儲蓄和適當的消費,創業和維持生意的成本低的話,美國就有足夠實力去重新傾任何的deal,重建/另建新的跨國組織。有沒有現時的國際組織和框架,根本不重要。

而以全球化派別看,美國已經特化,應該只集中所有資源在個別項目:AI、網絡、量子科技、生物科技、新能源之類的絕對領先,並為此建立足夠吸引的條件和環境,以徵集全球最優秀的資源和人材到美國開發。從中的利潤通過稅收循環至全國每一個人上。因此必須依賴現有全球機制和組織,以建立全球供應鏈和遊戲規則,美國倚之可以堅持特化的路線。所以現有的組織和機制至關重要。

此二者,冇話邊個啱邊個錯,係睇當時的情況而定。

在美國勝出冷戰直至金融海嘯之前,美國不單軍力稱雄,財力、知識、研發、制度等等都幾近有示範作用。而沒有了國家級的敵人,加上不少國家想加入美式體系「發財發財」,也就可以更著重建立全球化組織,用全球化套路當然事半功倍。

Turning point係2008金融海嘯,不單反映出政府放任的問題,也反映出一體化為他國帶來的先泡沬後劇烈通縮,本國則產業空洞化及隨之而來的結構性失業問題。不過,這些還算是社會和經濟問題。聚焦到政治上,卻是完全的不作為。

奧巴馬任內做得最錯的,就是在拯救too big to fail的同時,沒有justice:沒有一個弄出此滔天巨浪的Wall Street大班/大孖沙受任何形式的審判和懲罰,沒有任何機構受到除罰款和小重組外更認真的制裁,當然也沒有相應監察的官員受調查,而新的合規條例,as usual,防君子不防小人,更不用說偽君子。2011年Occupy Wall Street,以及之後全球各地滋漫的反全球化/本土運動,以及隨之形成的政治勢力,就是對金融海嘯時因政商勾結帶來的不作為和怠惰的反撲。最終把如Trump、Johnson等的政客送上台。甚至乎,個人胡猜,就連中國的改革開放應該繼續緊跟美式,還是應該重新收緊,加強操控,亦不無美國在2008–2011這段時期的混亂的影響。

Trumpolitics is the result, not the cause。而中國經歷了2009–2011年的休養生息後,2012年逐步向重新集權專權轉,恐怕跟Trumpolitics一樣,是果不是因。

誠如此,何以中國不像美國般乾脆搞單邊主義,而是要加入一個又一個的國際組織,甚至當美國唔玩,還破口大罵呢?

也很簡單,利有不同矣。簡言之,美國欲在國際組織繼續當老大,責任比得益越來越大;而若由美國頂了多數責任,中國作為老二,在組織內外提供alternative paths,不用頂責任(and hence huge hidden costs)而有得益(雖然未如美國大,但net左cost後可能好味過美國,至少short-term),很多國家都何樂而不為之餘,中國這個brokerage fee甚至係supply fee就賺到笑了。但真的當老大,well,在自己的地頭搞冇問題,跨境到全球,肩負全球安全和秩序?現下計,真的敬謝不敏了。

既然如此,中國欲加入CPTPP的底線在哪裡,就洞若觀火了:引起美國全球化派的恐懼,挑起其重新加入各國際組織的意願,繼續用中方已經非常熟悉的規則,和在票數上已經有「農村包圍城市」的優勢(非洲都50票,還有其他國家,歐盟最多都得27票),重拉他們入泥沼中摔角,來跟中國「競爭」。如此,可令美國真正的實力 — 必要時可以不跟規矩並walk-away and build a new order的能力 — 無法發揮

再者,一旦美國顯出沒有「敢教日月換新天」的膽識,其他非超級大國,就自然會繼續首鼠兩端,在全球2.5強中遊走(俄國被疫情折磨到只算半個超級大國),也繼續樂於參與國際組織,在美國的安全保障和必找到數的規則做「base of portfolio」,跟「規矩國做生意」。然後通過中國的alternative path,再謀本國的暴利甚至個人私利,食盡兩家茶禮。

更要命的是,就算是「規矩國」,見超級強國的美國也沒甚麼招數去應付中國的策略的話,自己卻「忠忠直直,終須乞食」,那還不如跟中國再另外傾deal(畢竟alternative path對發達國反而無利可圖)更上算。國際組織就讓其變成social場合吧,反正人多口雜,風俗迴異,共識難覓,「刁」嚟都「嘥氣」。要刁,就另擇時機場合好了。

如此一來,美國還有甚麼真正的盟友去跟她和中國「compete」呢?

P.S. 下一篇或會講一下,非超級大國中的規矩國,若逼於國內反中情緒而必須對中國採取強硬態勢,但美國under Biden卻是鵪鶉的話,他們除忍氣吞聲外,還會有甚麼做法?

【睇大睇細】- 財間行者

作者電郵:dtwchan@yahoo.com

FB public page:https://www.facebook.com/macandmic/?ref=bookmarks

--

--

自得其樂的買賣人、吹水怪、聆聽師、煲書佬,增肥成功者。

Love podcasts or audiobooks? Learn on the go with our new app.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
財間行者

財間行者

679 Followers

自得其樂的買賣人、吹水怪、聆聽師、煲書佬,增肥成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