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觀速寫(15) — United States of Europe不是夢?

Russia打輸了。

What?Russia有打仗咩?當然有,Armenia — Azerbaijan的衝突中,不但亞美尼亞在有和俄國的聯防條約下仍然打輸,而且俄國軍機在戰場上遭阿塞拜疆擊落後,俄國非但並無任何報復舉動,還是是旦旦逼亞美尼亞把納卡地區交給阿塞拜疆就簽和約了。這哪裡是一個強國模樣?

為甚麼會這樣?多得Covid-19唔少。

疫情帶來兩大影響:1. 疫情令石油需求減少,影響俄國重要的收入來源。尤其現時的疫情不斷反覆。一天無法消滅Covid-19,或至少與疫共存,令經濟活動能恢復八九成,則石油收入就好極有限。2. 若然疫情有在軍中擴散,當然直接影響軍事能力。但就算只影響後勤、情報、醫護等等力量,足以cripple俄國離境軍事干涉的能力。甚至因為第1點,也影響軍隊出糧和福利的問題,造成士氣低落,同樣影響其軍事干涉能力。(詳論請見舊文《大觀速寫(11)》:https://davidtwchan.medium.com/%E5%A4%A7%E8%A7%80%E9%80%9F%E5%AF%AB-11-%E9%BB%9E%E8%A7%A3%E4%BF%84%E5%9C%8B%E5%92%81%E9%9D%9C%E5%B1%80-5673290d0c1

如此一來,也怪不得會傳出Putin患帕金遜,並打算下年1月交班的消息。雖然這兩日Putin頻頻有新聞出翻,尤其關於第三隻疫苗的消息,並謂頭兩隻沒有問題和有效。當然,如果真的有效,俄國的case也不會exponential式爆上,Putin也不用說支持世衛的繼續開發了。但仍有消息表示其「正在執政」,斷估佢仍大權在握,冇咁快落台,只係景況「苦過DD」矣。

俄國若然弱至連土耳其都制伏不了,對歐、中東、中亞,以致東北亞都有極大的影響。

雖普遍傳說土耳其的Erdogan有復興奧斯曼帝國的野心,但現實情況而論,土耳其這些年經濟麻麻,尤其歐盟對其施加制裁後,若非其北約成員的身份,肩負包圍俄國和牽制伊朗及敍利亞 — 阿拉伯諸國等角色,光是其縱容ISIL和東突運動等動作,夠俾歐美踢其出局了。何況土國的部分收入來自俄國油氣管道,部分武器亦來自俄國,客仔來自歐盟,欲重建「帝國」,卻五行既欠水又欠火,幾近mission impossible。不過,發爛渣,支持靚去顛覆(or at the minimum, harass)現行俄國 — 中東 — 東歐的體系,以求更多的政商利益(不論美中俄歐),以保自己的權位,何樂而不為

然而俄國若在土國的搞事下無力應對,咁亞美尼亞、敍利亞、烏克蘭、白俄、中亞各斯坦國等等內部的反俄/遠俄派恐怕會乘時崛起。要命的是,反俄/遠俄並不代表親歐親美。如果親伊斯蘭原教旨主義呢?親泛突厥運動呢?親中呢?甚至共產復辟呢?

呢個仲未計已經有離心的伊朗恐怕更不理會俄國,會更與中國立更多枱底deal,以圖稱霸波斯灣。亦未計北韓在真正大佬俄國不濟時的親中還是親美的考慮。更重要的是,潺弱的俄國本身也要考慮:美、中、歐之間,點選?

更要命的是,美國現時仍在混亂當中。俄國弱化、土國和其他力量蠢蠢欲動之際,若Trump最終無法通過lawsuit在問題選票上得直並扭轉結果,Biden依然上台的話,以其及其親信那過時的世界觀,必將俄國推向中國,土耳其重新搞亂中東,伊朗如入無人之境,北韓投中,那麼今日的北非、阿拉伯半島、敍利亞及黎凡特地區、東歐、中亞都有排煩,影響到歐盟、印度、東盟、日韓台等等的穩定

所以最近歐盟跟俄國多了接觸往來。在黎巴嫩、白俄、亞美尼亞、烏克蘭等問題上都有傾有講,而且在能源供應上也沒之前那麼緊張。雙方甚至通過納卡一事在應對土耳其支撐的阿塞拜疆上合作。另一方面,歐盟藉著中國對捷克那次的強硬講話後重新團結,德國和瑞典等甚至準備好提高國防預算擴軍和更新設備。歐盟外務專員甚至寫信給Biden,要求若他上台,仍須維持Trump時期的對中政策。同時德國甚至亦欲加入南海的集體防禦的體系。更不用說歐洲四大電訊商基本等於不採用華為的設備和方案。

但謹謹靠經濟上放生俄國、增加軍事預算、參加南海集體防禦體系、阻止華為參與歐洲5G建設等等,不足以令歐洲,以致俄國、中東,和北非這幾個跟歐盟特別相關的地方,在美國缺乏清晰的主張和堅定有力的作為下能穩定下來。若果靠不了美國,那麼首先歐洲內部要團結好。然後妥善處理和英國的關係。跟著更須以已經和日本有free-trade關係的英國為接點,和日建立緊密合作關係。同時,也須跟台、東盟的一些有悠久歷史淵源的國家加強關係。

這就要求歐盟除了是一個經濟和社會同盟,某程度上要令其「帝國化」,即是有足夠干涉世界事務的金融、軍事,和思想力量。思想上的影響力不能說沒有,但社會民主主義的那種左其實有很強的排他性,自己經營圍內小圈子可以,想推廣就欠缺適應力。金融上原本應該算最有準備:歐羅已經是除美元外最流通的貨幣,其信貸供應亦係除美元外最extensive。但是,至少到現在為止,歐羅的設計,是一種邦聯式內部自由貿易和自由信貸流動為基礎的貨幣,而非以歐聯當為一個整體向外的貨幣(最大體現在欠缺歐盟「國債」去做公開市場操作,因而歐央行亦欠自己的「獨立資本」當信用的基礎)。至於軍隊就更不在話下。

然而,中國對捷克還有東歐諸小國的專橫態度,對歐洲的產業和民間的滲透,和美國現時的不穩定,及俄國的衰退,都已經給歐盟一個當頭棒喝:再想利用三強間的利益矛盾,以美國作為較親密並提供安全保障,並在歐盟內的繁雜的利害中找到共識後,再去maximize歐洲的利益,已經難以對應變化又急又大的國際環境。

而由歐盟對歐央行的改革,逐步發行歐盟債券,擴大成員國可被歐央行接納的抵押資產(因此也擴大歐央行的資本和加強成員的參與),並加大對外的信貸發行;以及歐盟主要國家都擴張軍隊和加強協調看,歐盟似乎已經向著其執委會主席Ursula von der Leyen任德國防長時表達過的理想:United States of Europe開了一小步。雖然現時離此目標頗遠,何況本土派的根極深,美俄的力量大機會恢復,此方向尚存大量變數。不過歐盟亦不易回到以往,當中帶來的變化,不可不察。

【睇大睇細】- 陳大為

作者電郵:dtwchan@yahoo.com

FB public page:https://www.facebook.com/macandmic/?ref=bookmarks

--

--

自得其樂的買賣人、吹水怪、聆聽師、煲書佬,增肥成功者。

Love podcasts or audiobooks? Learn on the go with our new app.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
財間行者

財間行者

679 Followers

自得其樂的買賣人、吹水怪、聆聽師、煲書佬,增肥成功者。